改變中的醫療設計

還有許多不成熟的領域有待設計師們發掘,醫療用品是其中一個。以使用者為中心的設計,在醫療保健產品中並不常見。

在醫療保健領域,有許多不符合使用習慣的糟糕設計。Mylan製藥公司生產的腎上腺素注射器EpiPen就是其中一個。使用時,人們需要拔掉一端的藍色蓋子,但針頭會從另一端彈出,這很可能引發意外注射事件。

這很有趣。在其他設計領域中,如果發現了這類現象,產品背後的公司會立即著手處理,這種快速的反應也能增加收入和樹立良好的品牌形象。

2000年年初,番茄醬製造商亨氏遇到了麻煩。這一年,美國市場番茄醬的銷量急劇下滑。不僅如此,該公司標誌性的產品—玻璃瓶裝的番茄醬—也受到詬病:瓶子裡的番茄醬太難倒出來了,若用力搖晃、拍打瓶身,又會將它們灑得到處都是。

2002年,亨氏為番茄醬推出了新的包裝:倒置的擠壓瓶。這一設計減少了挫敗感,人們能夠毫不費力地擠出瓶子裡的番茄醬,即使已所剩無幾。為了避免番茄醬溢出來,瓶蓋上還巧妙地設計了一個小凹槽。事實上,這並不是什麼新概念或新技術,洗髮水製造商們早已採用這種設計。

便利、易存儲的倒置瓶在消費者中大受歡迎。推出倒置瓶後,2002年一年內,亨氏的增長速度達到了競爭對手的3倍,隨後的幾年,亨氏番茄醬的銷售額保持著年均25%的增速。

亨氏的倒置瓶是以用戶為中心的設計的典型。

但醫療公司不會這麼做。誠然,醫療設計有它的特殊性。醫療保健公司和機構更注重的是產品本身的醫療效果,它們捨得花費重金召集跨學科的團隊來應對醫療設計的挑戰,包括醫生、資料科學家、資訊技術人員、品質總監、財務和行銷人員等等,卻常常忽視了產品的使用者,團隊裡也很少有設計負責人。

設計當然不能解決所有醫療保健問題,但將用戶置於思維中心的方法可以説明提高醫療專業護理服務的效率、理解力和同理心。在醫療保健中,用戶交互可能會非常個人化和情感化。

不過近年,我們看到了一些改變。更多以使用者為中心的醫療保健產品出現了,它們經濟、易於操作,且都在竭力避免醫療產品背後的社會汙名和歧視等問題。這個領域還有待更多設計師去發掘。

SUBARU

SUBARU

Top